首页 / 正文
网络的力量:女性主义者跨界合作的新途径
发布时间:2008-09-08 08:25:41  点击次数:1839次    [ 进入论坛]

网络的力量:女性主义者跨界合作的新途径

                                       □ 陈亚亚

内容摘要:本文通过对网络现状的分析,指出网络为女性主义者的跨界合作提供了新途径,女性主义者应该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整合各界不同的声音,进行广泛合作,增加彼此的影响力。全文分三部分对此进行阐述:网络为女性主义者的合作提供了怎样的机遇?目前的合作存在哪些不足与阻碍?例如女性主义者之间由于地域差异产生的交流障碍、女性主义理论研究与社会实践的脱节、处于主流的女性主义者对边缘群体的忽视以及男性知识分子参与明显不足等;最后针对这些问题提出自己的建议。

关键词:网络 女性主义者 跨界合作

 

根据互联网中心2007年的最新统计,目前我国网民人数已达1.37亿,占人口总数的10.5%,这个数据被认为是互联网发展的高速拐点。预计在未来几年内,互联网将迎来更为快速的增长期,网民人数将继续攀升。随着网络在现实社会中的渗透,致力于提倡两性平等的女性主义者开始关注到了这个广阔的空间。

早期的女性主义者普遍有种乐观态度,认为互联网会为传统上处于从属地位的群体提供更多机会,即所谓的虚拟增权(virtual empowerment),具体表现为网上的权力循环并不由单一群体拥有,而是在每一个互动中进行协商和流动。[1]有人据此提出网络女性主义(cyberfeminism)的概念,认为网络可以成为反抗父权体制压迫的工具,有助于整合存在于传统女性主义中的不同分流,让不同的声音与定位得到充分表现。[2]

一、我们面临的新机遇与挑战

当前几乎所有大型站点都设置有女性栏目,相关的女性主义独立站点也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良好势头。尽管有研究者认为,这些空间不少仍是以男性为主导的新的话语霸权场所[3],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的女性主义者开始借助网络扩大自己的交往圈,寻求志同道合者,来增强彼此的影响力。

我们从以下几方面来对分析网络给女性带来的新机遇与挑战:

1、网络信息的大量涌现与易得性,为女性增加了资源获取的途径

在传统社会中,僵化的社会结构往往使得男女在获取信息的机会上存在很大差异。根据社会网络理论,个体为发展自身所需的机会更多地由弱关系[4]提供。尽管女性在亲和力上优于男性,但由于社会整体对女性的排斥,她们的社会交往面相对狭窄,相应地造成弱关系匮乏,获取有效信息的机会少了许多。

[5]随着网络的普及,各类信息的大量涌现让人眼花缭乱,信息获取的成本大大降低了(有时甚至接近于零)。有学者认为,网络关系就是一种弱关系,它能给个人提供丰富的社会资本,这其中就包括信息。对于那些受过良好教育、能够熟练掌握上网技巧的女性而言,网络给她们带来的最大益处就是与男性有同等的机会去获取信息。

不过也必须看到,由于女性在对海量信息的搜索和技术处理上很不擅长,网络中的“信息爆炸”现象很可能扼杀女性寻求信息资源的信心。而现实社会在网络中的投射,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女性信息获取的有效性,从而使男性在这个领域继续保持优势。

2、网络空间近乎无限的包容性,为女性发出自己的声音提供了平台

在传统社会中,女性很难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使她们有这个意愿和能力,也没有多少空间可供她们发表。因为话语权牢牢掌握在男人的手中,他们认为女性是非理性的,不能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绪,无法通过逻辑思维来进行思考和阐述,所以女性的言论不值得过多关注,也不需要为她们提供发声的平台。

网络的出现使得女性可以摆脱思想僵化的男性,自由地发表观点。她们变得越来越自信,决心要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有调查显示,Blogger中女性比例占51.1%,略高于男性。[6]有人据此断言,博客赋予了女性自我表达的权利,女性分享着和男性平等的话语权和话语空间。[7]然而,博客到底是“女性主义传播发展的新基地”[8]还是一个“假想地”,在项国雄、曾晓虹和赵莉[9]那里,分别有着相反的答案。

女性言论的不受重视,归根结底是由于偏重情感而与时政疏离。此外,民间女权者的言论存在庸俗化倾向,如流氓燕提倡的“新女权主义”[10],也是被人诟病的理由之一。极少数有深度的女权主义学者在网上的呼吁虽引人注目,却显得势单力薄,很多时候正如薛涌所说:“在思想上受不到理性的挑战,却被卑鄙的谩骂所包围。”[11]

3、网络沟通的便捷与低成本,为女性的组织联络带来极大便利

在传统社会中,女性要相互联络和组织活动非常困难。单身女性往往处于求学阶段,经济不能独立,无法自主地参与各种活动;一旦经济独立,她们往往只有短暂的时间是自由的,不久就得步入婚姻的围城,成为男性的伴侣,很多时候还会很快成为一名母亲。接着为维系家庭的存在,几乎要耗尽女性的全部精力。

网络出现后,为那些缺乏经济能力、长时间呆在室内处理琐碎事务的人提供了便捷的沟通方式:几乎无限的发表空间(你可以借此展示自己,征集志同道合的朋友),各种各样的搜索引擎(确保你顺利找到所需的信息),不断更新换代的在线或不在线交流工具(qq、msn、email和论坛等)……随着技术的发展,网络的这些功能正变得越来越简单,极易被人(即使是对技术很隔膜的女性)所掌握。

根据台湾学者对女权上路新闻网和女性主义bbs的研究发现,网络为女性拓展了新的集结与动员场域,[12]使得她们可以在兼顾学业、家庭和职业的同时,形成自己的组织,开展相应的活动,比如建设一些网络小组、qq群和论坛等。不过这些组织目前还都过于弱小,没能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4、网络社会的反层级制和非中心化,为组建新型的人际关系奠定了基础

传统社会的基本结构是层级制的,女性在这个结构中处于不利的地位。无论在职场还是家庭中,她们往往被男性所控制或遮蔽。在这种环境下,女性主习得的常识是如何做好一个辅助者,帮助男性取得更大成绩,从而让自己跟着有所收益,而不是努力去拓展自己的生存与事业空间。

网络社会与传统社会最大的区别在于,它具有反层级制和非中心化等特点。网络中的每个用户节点处于相对平等的地位,用户更多地是以协商的态度开展合作,而不是在某个核心人物的领导下来完成任务。这种新型的更为平等的人际关系的出现,为女性主义者之间的跨界合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然而无法否认的是,网络中也存在权威,比如管理者和核心成员的影响力和权力都远大于普通用户。如何在不忽视草根力量的同时,规避普通用户非理性的行为,在管理者和普通用户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二、当前合作中存在的障碍与不足

如上所述,网络的出现给女性主义者提供了广阔的活动空间,给她们之间的跨界合作奠定了坚实基础,一些先行者已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比如参与人数日益增多、涉及领域迅速扩大、各类活动逐渐深入等,但目前合作仍存在不少障碍和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急需得到改变。我们现在对此做一简单分析:

1、数字鸿沟依然存在

不同地域的女性在利用网络技术上仍存在较大差异。据互联网中心的最新调查显示,国内贫困地区的网络使用远未普及,至今仍有超过1/3的人因不懂电脑(网络)技能无法上网,有超过30%的人因缺乏硬件而上不了网[13]。鉴于女性在现实中的弱势地位,这些与网无缘的人中多数应为女性。

根据笔者对国内女性主义相关站点(见附录)的整理可发现,这些站点绝大多数在北京(占了一多半,遥遥领先于各省市),其他的也分散在各大城市。西部的站点比较稀缺,有影响的除了“西部女性”(西安)外,只有云南刚成立的两个站,清一色是女性知识分子建设的偏研究类站点。

另据“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的统计,该网会员中没有来自河北、内蒙古、辽宁、安徽、山东、海南、四川、贵州、西藏、甘肃、青海和宁夏等地的人,显然这些多数是贫困地区。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地区成员最多的是广西,而非经济发达之地。[14]由此看来,数字鸿沟的消除并不仅依赖于经济,也有其他因素的作用。

2、领域分割初露端倪

国内早期引起关注的女性主义者多出身文学和史学研究领域,然而随着时间推移,讨论的主场逐渐转移到了社会学方面,比如主要由中山大学文学专业教师和同学建设的“性别教育论坛”,也特别开设了“妇女维权”这样偏重社会实践的栏目,并将其放在网站的首要位置进行推荐。

据“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的统计,个人成员中专业为社会学的最多,占总数的28.57%,自然科学背景的成员屈指可数。这点从笔者对女性主义站点的整理中也可发现,几乎没有以自然科学为背景的站点,除了一个“妇女与环境”,而该站作为“中国-加拿大清洁生产合作项目网”的子网络,更多地在讨论社会实践而非环境科学问题。

尽管女性主义理论与实践确实主要在人文社科领域展开,但自然科学背景的缺失却可能导致其发展过于狭隘,产生一些负面效应。比如无法吸引更多非人文学科背景的人参与,加深女性不擅长理工科研究与实践等刻板印象。

3、学者与大众的隔膜

从女性主义网站建设和参与者的身份来看,她们多是生活在都市的知识女性,相应地更关注中产阶级知识女性的权益,这表现在:参与者多为学生、学者或从事相关稳定工作的女性;讨论内容偏重研究而轻实践;维权类网站缺少需要维权的主体等。少数几个定位在为底层妇女争取权益的站点,也存在着类似问题。

网络上的具体表现是,这些站点大多停留在web1.0的状态,不设论坛或论坛几乎没有使用。网站的主要功能是展示自身成果和发布信息,基本没有花费精力吸引人参与讨论。而少数由普通网友建设的民间站点正与此相反,它们对吸引人气特别关注,更倚重论坛的使用,也更倾向于发起普及性、能引起广大网民关注的话题。

单纯从建站成本来看,论坛的建立与维护更为便利,且有助于吸引人气,对将来可能的营利有帮助。而研究机构建设的网站,由于不存在资金压力,相应地在吸引人气方面也缺乏动力,导致很多时候参与者仅限于圈内人士,在大众中几乎没有影响。

4、边缘与主流的疏离

在国内主流女性主义者的视野中,边缘女性群体一贯是被忽略的。这里提的边缘女性,主要指性工作者、女同性恋和变性人。个别网站(如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网站)有一些性工作者的信息,民间站点有流氓燕的红尘网,但该站似乎并没有性工作者参与。可以说,目前以性工作者为主体的网络平台还没有出现。

女同性恋网站的情况要好一些,如北京的“拉拉沙龙”和上海的“花开的地方”(后者2005年关站),与学界和相关机构都有联系,但女性主义者对她们关注不多。变性人的网站更少,较知名的有夏世莲小姐客栈(简称夏站),主要为变性姐妹提供交流平台,该站与女性主义站点基本没有联系,与同志网站也相对疏离,与变装网站的交流相对多些。

这两类网站多以论坛模式为主,侧重网友间的情感交流,兼顾信息传播与发布。由于边缘女性在现实中的弱势地位,网站多半具有小众化倾向,有的需要经过严格验证才能进入,开放度明显不足,处于分散和互相孤立的状态。

5、男性参与明显不足

据互联网中心的调查显示,到2006年底,国内网民中男性占58.3%,仍明显高于女性;网络社区(以论坛为主)中的性别差异就更严重了,87.2%的用户都是男性,[15]占了绝大多数。然而在女性主义者构建的网络中,男性参与度非常之低。据“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的统计,该网个人成员中女性为139人,占94.56%,远多于男性;团体成员中男性也仅占17.68%,且有4个团体完全没有男性。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主要责任应该在男性。他们大多认为女人的问题与自己无关,有的甚至认为女性主义就是想凌驾于男人之上,对此非常反感。当然,其中也有部分原因是女性的问题,她们由于长期在现实社会中遭受歧视,出于自我保护的意识,把少数有热情参与的男性拒之门外了。

目前,与女性主义相关的男性论坛仅有一个,即2005年方刚在西陆社区开设的“男性解放”沙龙,这唯一的论坛参与者中有不少女性,目前差不多荒废了。另外还有一个“男性与生殖健康”网站,由美国某机构赞助,几乎没有影响力。在性别文化(包括男性文化)没有得到广泛关注的前提下,这种现象短期内无望改观。

三、未来之路:是建议也是倡议

尽管女性主义者在利用网络进行跨界合作上存在阻碍,且多数问题是由历史与现实原因造成,短期内无法根除。但我们不应对此失望,女性主义理想的实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网络上也同样如此。我们能做的只有认真对待,积极采取措施,尽量克服这些障碍,而这个努力的过程将对女性主义的传播与发展产生重大意义。

在上述分析的基础上,笔者提出以下建议和倡议:

1、加强对女性网络技术的培训,逐步消除地域差异。

目前,女性在掌握和利用网络上与男性仍存在较大差异,尤其在经济贫困的地区。不少地方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并积极采取了应对措施。比如2007年山西开展的“万名妇女从业农村网络文化站工程”,不但免费给农村网络文化站配备电脑,还组织专人对妇女进行上网培训。

然而,单纯教会女性上网还远远不够。要做到自如地在网上搜索信息,建立自己的网络空间,还需要长期的实践与努力。尤其在网络信息严重“超载”、女性网络管理人员奇缺的今天,女性的网络使用与管理能力有必要得到进一步加强。

建议有关机构(尤其是贫穷和边远的地区)加大对女性上网的扶持力度,为需要上网的女性提供基本培训和相关补助。目前上海社区开设的东方信息苑,全年上网费用仅为15元,这样的机会应该更多为贫困地区提供。针对都市女性的特点,可以开设更深层次的网络技术培训,提高女性的网络使用技巧和管理能力。

2、整合女性主义网络平台,确保信息传播的畅通

近几年来,出现了一种新型的网络工具,即建立一些集成和过滤机制来实现各站点内容的共享,大旗网和奇虎网就是这类站点的代表。其中奇虎网每天通过搜索引擎,自动抓取联盟论坛的内容,对虚拟社区的内容进行整合;大旗网则提出“浓缩中文社区精华”,覆盖面号称超过10万个中文活跃社区,被业界誉为“社区读者文摘”。

目前女性主义的相关论坛和站点在网络空间中处于零散状态,这给那些想了解该领域的普通读者(尤其是缺乏电脑技能的女性)带来了不小的障碍。就笔者的亲身体验而言,为获得更多资源,就不得不同时加入若干网络组织,付出较多时间和精力。

建议大家联合起来,组建一个网络协作小组,利用新型的网络工具,将分散在各女性主义论坛和站点的有用信息整合起来,免费提供给所有感兴趣的读者,实现资源共享。这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有望打破学术界和某些机构的小圈子,使得信息传播空前畅通。

3、尝试开设网上特别通道,鼓励边缘与主流对话

国内的女性主义学者对边缘女性群体的网络呈现普遍不关注,相应地,这些群体对女性主义也相对疏离。国外的情形有所不同,比如女同站点“shoe”[16]就开设了“feminist forum”和“gender identity”等栏目。台湾的学者也曾明确提出,虽然多数女性网站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但拉子网站却意图突破局限,让科技为妇女所用,[17]高度肯定了女同站点的意义。

女性主义在网上的兴起并没能缓解改变女性主体在网络传播中的匮乏,甚至有人认为当前女性在传播主体、受体和文本中都存在严重的缺席现象。[18]对于边缘群体的女性而言,情况就更糟糕了,在公众视野里她们几乎是不存在的。

建议鼓励现有网站增加互动,开设特别通道(栏目或频道),组织边缘与主流进行对话。比如可以互相邀请代表人物进行访谈,共同参与一些公益活动,加强理解与沟通,为进一步的合作打基础。

4、升男性网络参与的动力,关注男性维权与文化展示

我们不能一味抱怨男性对女性主义的反感,因为男性权益保护和男性文化展现在网上基本是被遗忘的。更糟糕的是,一些主题偏激的站点,例如检举揭发色狼和负心人的网站,还对恶化两性之间的关系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必须承认,男性在网络中也会受到伤害。比如被给予负面评价时,他们往往只能保持缄默,即使这种言论给他们造成了很大伤害,芙蓉姐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放任男性在网上维权可能会占用空间,导致女性受害者被排挤,但如果两性在这个问题上不携起手来,彼此进行道义上的支援,情况就会进一步恶化。

建议在现有女性主义站点上增设男性频道,大力吸收男性参与讨论。同时鼓励男性兴建自己的网络文化展示平台,与女性主义站点互通有无,为增进彼此的利益携手并进。

四、结语:

国外女性主义发展至今,分为很多派别,观点不一,常起争议。国内相对来说平静得多,即使有争议也多发生在女权者与反女权者之间,内部没有爆发过严重的分歧。这种现象并不让人感到欣慰,因为在缺少冲突与摩擦的同时,我们也缺少合作与竞争,单一的声音很难引起大众的关注。

时至今日,网络逐渐渗透到了人们的现实生活中。分散在各地区、各领域的女性主义者们能否借助这个平台,实现资源共享,让不同的声音充分展示,产生合理碰撞,在此基础上加强彼此的交流与合作?本文对这个问题做了一个初步探讨,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建议,希望能整合网络空间中每一个节点的能量,向女性主义的理想境界行进。


附录:相关站点一览

(说明:粗略分类,且因网站更替较真实机构频繁,如存在错漏,望指正)

学术研究类

http://www.tjnu.edu.cn/women,妇女与社会性别研究网,“发展中国的妇女与社会性别学”课题组与天津师范大学妇女研究中心联合承办(2003年?),内容为学术研究和信息发布,更新较慢。天津。

http://www.alleyeshot.com。两性视野,《中国女性主义》北京编辑部(2003年?),发布北京女性主义沙龙活动信息和期刊信息(偏重文学)。北京。设有论坛,人气不高。

http://genders.zsu.edu.cn,中山大学性别教育论坛,中山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教研室主办,2003年9月。内容偏重文学。广州。

http://gendercenter.sysu.edu.cn,中山大学妇女与性别研究中心,2004年。内容为性别教学与研究、女性权益保护、专题报道与研究(如农村妇女专题等),广州。

http://www.wsic.ac.cn,中国妇女研究网,中国妇女研究所(2004年?),主要发布妇女研究信息发布,北京。

http://mgi.cuc.edu.cn/,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女性研究中心,2004年,内容为机构活动信息、学术研究和信息等,北京。

http://www.xingbie1.org/,社会性别与公共政策,由一群致力与社会性别与公共政策研究与传播的人士建立,2005年。北京。设有论坛,但未展开讨论。

http://www.38hn.com,麓山枫,湖南商学院女性研究中心,2006年。长沙。设有论坛,但人气很低。

http://www.chinagender.org,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站,2006年,内容是大陆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建设的信息。北京。设有论坛,但几乎没有使用。

http://www.sass.org.cn/familystudy/,中国家庭研究网,上海社会科学院家庭研究中心2006年。上海。

真我性别研究网站,大连,已关闭。

http://news.blcu.edu.cn/xbwx,“性别文化研究”专题学术网站,北京语言大学,2006年,内容为教学和研究信息。北京。

http://feminisms.yakeonline.com/,女权主义学术与行动小组,2006年,blog形式。

维权类

http://www.stopdv.org.cn,反对家庭暴力网,中国法学会反对家庭暴力网络(研究中心)2001年10月。北京。

http://www.woman-legalaid.org.cn/,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2002年,国内第一家妇女法律援助网站。北京。

http://www.shecan.ne,少数民族女性权益网。2002年开设,2004停止,2006年重开后不再更新。云南大学法学院的“少数民族地区妇女权益的比较研究”联合研究项目。云南。

http://www.maple.org.cn/,红枫,北京红枫妇女心理咨询服务中心(非营利性妇女组织),2004年。北京。

http://www.chinawomen.org.cn/,中华女性权益网,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与中国妇女报群工通联部,2004年。北京。开设有论坛,人气尚可。

http://www.womenwatch-china.org,“妇女观察·中国”,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2005年4月,旨在对中国妇女权益保护状况进行调查、研究、分析、评价和监测。北京。设有论坛,但人气很低。

http://www.genderandlaw.org.cn/,中国性别与法律网,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性别与法律研究中心,2005年6月。北京。

http://www.12338.cn/,中国妇女维权与法律帮助网,全国妇联法律帮助中心。2005年8月,提供在线咨询。北京。

http://www.cwrp.net/,农村妇女维权网,中山大学妇女与性别研究中心法援部,2005年12月,以服务农村妇女和维护农村妇女合法权益为目的。广州。

http://www.wwrp.net,妇女打工者权益保护网,“妇女打工者权益保护研究与法律咨询援助”项目,中山大学妇女与性别研究中心,2006年。广州。

http://www.wrpil.org.cn/,妇女权益公益律师网,北京大学法学院妇女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2007年3月。北京。设有论坛,基本没有使用。

社会实践类

http://www.china-gad.org/,社会性别与发展在中国,京津社会性别与发展小组,2001年。内容为国内外GAD的资料信息,2003年进行过一次改版。北京。

http://www.westwomen.org/,西部女性,陕西省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2003年3月。内容包括农村妇女发展、法律援助、家庭暴力、社会性别培训等。陕西。有在线聊天室,但几乎没人。

http://www.genderwatchina.org,妇女传媒监测网络(1996年成立,国内第一家以关注妇女与传媒的关系为宗旨的非政府组织,隶属于首都女新闻工作者协会,现有资料好象是从2003年开始的?)。北京。

http://g-case.id666.com/,G-case交流学习平台,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性别与参与性工作室,2006年。云南。设有论坛,人气很低。

http://www.gpc5.com/,GPRC咨询培训中心。云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性别与参与性工作室,2006年。云南。设有论坛,人气很低。

http://www.chinacp.com/newcn/women/,妇女与环境,中国-加拿大清洁生产合作项目《妇女与环境》小组主办。

http://www.nongjianv.org,农家女,北京农家女文化发展中心,2003年4月。北京。设有论坛,但人气很低。

http://www.dagongmei.com.cn,蓝玲打工妹,中国妇女报社,设有论坛,但人气很低,北京。

大型机构网站,以发布相关信息和机构动向为主

http://www.women.org.cn,中国妇女网,妇联。2000?

http://www.nwccw.gov.cn,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http://www.china-woman.com/,中华女性网,中国妇女报。

http://www.cwdf.org.cn,中国妇女基金会,机构信息,2005?

http://www.yznxlt.org,亚洲女性论坛。主办单位:亚洲女性发展协会、北京大学中外妇女问题研究中心

http://www.38-china.com/,中国妇女,中国妇女杂志社。

民间站点(其中1个停止更新,3个关闭。多为2005-2006年开设)

http://www.shesay.org,女声公社。国内首个以北漂女性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实名制博客社区,由原网络女子社团天梦俱乐部创办。开站时间不确定,2007重新改版过。北京。

http://www.feminism.cn,女权中国,2005,湖北。(已停止更新)

http://www.chinese38.com/,中国民间女权网,流氓燕,2005年底。内容为反对激进女权主义和性交易。2006年关闭。湖北。

http://www.feminist.cn,女权在线,2006开通,上海,设有论坛,但没有使用。(维护,暂时关闭中)

http://www.dfnq.net/,颠覆男权,2006年9月,深圳(已关闭)

http://www.nvquan.com,女权网,2006年,广东(已关闭)

http://www.hongchen2006.com,红尘,叶海燕,2006年3月。设有论坛,人气较高(在线600多),有blog模式。湖北

http://www.yehaiyan.com/,中国女权网,叶海燕,2007年,地址不确定,湖北

男性健康和文化(非常少,2个)

http://newmale.bbs.xilu.com/,男性解放沙龙。方刚,论坛,2003年建立。北京(已荒废)

http://www.mrh.org.cn/,男性与生殖健康,由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机构间社会性别工作组的男性与生殖健康小组委员会提供资助。北京。(好像已关闭?)

部分lesbian网站:(以论坛模式居多,主要提供资讯和交流,多开设在大城市)

http://www.ladyscn.com/,深秋小屋,2000年4月,有论坛,人气一般。上海

http://lalachat.diy.myrice.com/,拉拉社区,2001年,论坛。

http://leshome.bbs.xilu.com/,2001年,论坛。

http://www.lacool.net/,拉裤,(1999年成立,“寂寞时刻”,2001年正式开站ww.lescn.com,2003年更换站名“拉裤”,域名亦换为www.lacool.net),论坛。北京。

http://www.aladao.net,阿拉岛,2001年开通,论坛。人气很高,上海。

http://www.lescn.net/,花开的地方,2002年开通。上海。(已关闭)

http://www.lalabar.com,北京拉拉沙龙,2004年,设有论坛,人气很低。北京。

http://www.lala108.com/,右岸,2005年7月,有论坛,人气很高,海南。

http://www.lalaclub.net,拉拉俱乐部,

http://www.nrx.cn,女人香,浙江。

跨性别群体网站(略举两个较著名的站点)

www.xial.net,夏世莲,1998年8月,带论坛,http://www.tszr.com/tszrbbs/index.asp,风荷论坛,人气较高,百人左右。上海。

http://www.xk-bz.com/bbs,星空变装,2004年,主要是论坛,人气很高,千人左右。北京。

个人站点(blog相对较多,就不列举了)

http://yeganl.vip.sina.com,女性方便新观念,个人站点,叶甘霖,2001年,陕西

http://www.luoxiaoge.com,骆晓戈家园,个人站点,2005年12月,湖南。

 

作者简介

陈亚亚,女,1975年生,复旦大学应用数学硕士、现当代文学博士,现为上海社科院文学所文化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妇女研究中心成员,

研究方向:网络文化、女性主义、酷儿等。

Email:voiceyaya@163.com



[1]杨淑媚:养男人?网站内容建置与女性增权之关系研究,http://www.feminist.cn/ReadNews.asp?NewsID=1780

[3]周云,彭光芒,综合性中文门户网站女性频道与青年女性发展——以新浪、搜狐、网易为例,http://www.xingbie1.org/newsdetail.asp?id=887

[4]该理论由美国社会学家格兰诺维特于1974年提出:在传统社会,每个人接触最频繁的是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即强关系,但同时还存在着另一类更为广泛的弱关系。根据格兰诺维特等人的研究发现,当个人运用自己的社会网络去寻找工作时,他们更经常或更有效地是通过弱关系而非强关系得到与之相配的工作。

[5]滕云,杨琴:网络弱关系与个人社会资本获取,http://www.sociology.cass.cn/shxw/shwl/P020061122348285159362.pdf

[6]中国互联网协会政策与资源工作委员会博客研究组:中国博客调查报告(2006),http://www.cnnic.net.cn

[7]吴信训,李晓梅:社会性别视角下博客中的女性表达和自我建构,http://media.people.com.cn/GB/22114/49489/105820/6449326.html

[8]项国雄、曾晓虹:博客:女性主义传播发展的新基地,新闻界,2005年第4期

[9]赵莉:博客:假想的女性主义传播新基地,http://www.alleyeshot.com/html/200704/13/20070413212458.htm

[10]流氓燕关于女权主义的言论:“大旗一摇,痛苦的女人们笑起来,脆弱的女人站起来,大旗再摇,堕落的女人清醒了,懒惰的女人勤奋了,大旗再摇一摇,所有女人站在了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动力,推动着时代的前进。”

[12]李礼君:网路中的女性集结与动员初探,女学学志,第11期

[13]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07年1月)http://www.cnnic.net.cn

[14]朱旭红,高雪玉:中国大陆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队伍现状分析——以“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注册会员为例,“妇女/社会性别学学科发展网络”,http://www.chinagender.org

[15]第二届中国互联网社区(网民)发展状况调查报告(2006 年),http://www.phpchina.com/2006hudong/window.php

[16]http://en.shoe.org,1997年由两名瑞士女同性恋建立,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女同网络社区。

[17]林宇玲:解读全球资讯网上的台湾女性网站:由网站论述表现看性別与科技之关系,女学学志,第11期

[18]李伟娜:中国女性在网络传播中的三重缺席,http://media.people.com.cn/GB/22114/42328/45448/3250358.html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