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适当沉默,在嘈杂中坚守自己的清醒
发布时间:2020-03-06 19:32:50  点击次数:73次    [ 进入论坛]

本文系《文新时报》《有观》联合举办的“长沙晚报杯”征文比赛作品。

作者:袁榛霞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如萤火一般,在黑暗中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在此次新冠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之际,在“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离世之际,在湖北红十字会接受捐赠物资时有所隐瞒之际,许多人搬出了鲁迅先生的名言,纷纷在第一时间发表自己的看法,或失望,或唾弃,或鄙夷,或痛惜。争做着那“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的青年。

我不禁将发声之辈和沉默之人联系起来,我思考着发声的意义,沉默的价值。我还是得出结论:我们是需要些许沉默的。

此次疫情来得快,来得猛,让大家都陷入某种惶恐中来。普普通通的人们,感到深深的无力,无力被压抑成了愤怒,失望等等急需要被宣泄出来的情绪。我们睁大一双绝望的眼睛,观看生活的寂寞,像沉了船的水手一样,在雾蒙蒙的天边,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于是,那些疫情相关,那些微博热搜,便成了那白帆,我们死死抓住,一股脑儿地开始“发声”。可是这样急切的“挺声而出”,是缺乏过多思考和有力确切的事实支撑的,前线第一手消息可能是部分的,各大媒体的报道或许是存疑的,这些都使得我们发出的声音空洞无力,显出声音背后的观点的稚嫩和不完善,甚至将我们的声音违背我们本心地推向另一个极端。

同时,过于急切的发声是“粗暴发声”,是自身情绪的宣泄,把自己的负面情绪输出到社会中来。狄更斯说,这是一个智慧的年代,这是一个愚蠢的年代,这是一个光明的季节,这是一个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当代文明社会,文明中国,人们拥有着自由的发言权利和便利的发声工具,这样的自由是好事,让舆论也成为一种政治上的监督方式,但它同时也存在着潜在的危险,那便是社会极有可能受某种声音的蛊惑,受某种情绪的煽动,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2019年的香港暴乱事件仍历历在目,经调查,暴徒背后有势力企图以他们为“主力军”打破中国的和平现状。那么,谁能保证这样的事件不会再在如今对抗疫情的关键时刻重演?看看一些平台上的长篇大论:从悼念李文亮医生到质疑武汉政府最后直批中国政治体制。这到底是关心时事还是已露马脚的阴谋论,值得考量。我们相信着所有的真善美和同胞们的齐心,却也须得对波诡云谲的国际形势有所警惕。并且,作为一种情绪的发泄,这样的声音便是不具有太高借鉴价值的,它并未给出中肯的建议,只是用着一个又一个的感叹号和一连串的省略号表现气愤与气愤得失语的状态,显露着疫情相关事件带给自己的“丧”。

此外,大多发声人并不是真正切身感受到了某种痛苦,其中有年少意气的无畏的刺激,也有从众的促使,甚至有标榜自己的虚荣。我看着在曝出湖北红十字会事件之后那些刚在朋友圈打出“在真空里呐喊”的人一转头便分享着自己品尝甜品的惬意时光,刚从他们文字中被“煽动”起来的情绪顷刻被不明来历的冷水浇灭。这并非是道德绑架着让大家都沉浸在疫情相关事件带来的某种情绪中,只是很明显,对于此次疫情,大部分在屏幕后的我们都只是旁观者,旁观者入不了镜,不是说他们在打出那些令人深有感触的句子时是虚情假意的,只是在自己生活中作为主角的喜怒哀乐难以被疫情左右,于是前后对比,他们的“发声”也就难免带上了他们自己或许都很难感知到的冷漠的客观。站在痛苦之外规劝受苦的人,是件很容易的事,同理,站在痛苦之外批判指责,也很容易。

《日瓦尔医生》里写道:他们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志不忘》,歌声休止的时候,人们的脚步、马蹄和微风仿佛接替着唱起这支哀悼的歌。发声有其意义,沉默也有自身价值,我们不惧发声,关键时刻还得勇敢发声,但也不应把沉默当懦弱。适当沉默让我们在嘈杂中仍有着自己的思考,清醒地述说自己真正想说的。我们在对抗疫情的战争中前行着,不停地前行,发声休止时,沉默接替,一段时间后,唱更振聋发聩的胜利赞歌。

班级:中文1902

姓名:袁榛霞

QQ:973744941

电话:15274597731

 

打印该页 】【 关闭窗口
评论
签名: 验证码:
内容:
 


    暂无评论
麓山枫网站 版权所有 © 2006-2020  湘ICP备08003614
网站统计 管理登录 QQ:904518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