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山枫首页 | 注册 | 登录 | 找回密码 | 回收站 | 在线 | 用户 | 帮助 | 首页欢迎访问本论坛

麓山枫论坛 » 麓山枫论坛 » 民间采风 » 共剪西烛话晓霞

本主题共有1张帖子, 被点击1088次 查看上一个主题  查看下一个主题  发表新主题  发布新投票  发表回复
共剪西烛话晓霞

仰槐老人



青铜战士

来自: 湖南商学院
发表于: 2009-10-16 08:22:31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cissy168888@163.com   http://blog.sina.com.cn/cissy168888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共剪西烛话晓霞

只轻轻的一个拥抱,就要和你分别了,谢谢你温暖而宽广的怀抱。

秋色妆成晓霞山
晓霞山之行,我们盼望已久,它是南岳七十二峰之一,此行也算是慕名而来。在山脚下远远看去,一层又一层的山相互叠着,层山之间像是有雾,而细看起来又似乎没有,就是这若有似无的雾把山隔了开来,仿佛巨幅的水墨画,一层浓一层淡,就这么三四层之后,现出那片高高的天空,把这山扶得稳稳的。走近一看,满山皆树,虽是秋风飒飒,但树依旧葱笼。层层郁郁葱葱的绿树中间,点缀着一些火红金黄的叶子,山腰上几片小小的荷塘在风中举起将要衰败的叶子,隐隐约约的几户人家在山间捉迷藏似的不肯轻易露面。
大概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中林寺蓦地出现在我们眼前,眼看很近了,却还要转几个弯才能到。虽说是新修的寺庙,但若按南岳尊佛的传统,亦足以吸引一大批人的匍匐,无关乎佛的存在与否,信仰一旦植根,人们便有了强大的内驱力,也正因为如此,这片土地上才保留有那么多虔诚的进香歌的吧?我的脑际总也绕不过那些朝圣者的面孔,那些陌生而又好似熟悉的眼神。逢桥拜桥,遇庙拜庙,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祖祖辈辈男男女女也曾提着香蓝,拿着香凳,穿着草鞋,几步一跪,行向南岳衡山吧?
中林寺地势已经是很高了,而要去往笔架峰,还要爬一段陡峭的山路,山路是新修的,还没有完全竣工,走上去还有点滑,好在同伴很多,说说笑笑,越是难爬越是有意思。笔架峰在这里可谓是最高层了,四面景致也是各有特色,村落、稻田、印子山水库、起伏的小山,尽收眼底,我虽未曾到过泰山,但觉得“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应该与此很相似了,看四周都比此峰低小,很有点冯虚御风的味道,妙的是,此处虽高,却是可以看见田野和炊烟的,袅袅的炊烟、绵绵的田野,似乎提醒着这山不是孤独的。
因为出发的时间比较晚,山又比较高,爬了很久才到,也就错过了日出,传说当年南宋著名理学家张栻就是在这里看见了日出,才命名晓霞山的,设若晨光熹微,山顶肯定是个绝好的去处,试想一轮红日徐徐升起,现在广阔的土地上点亮几点光芒,俄尔将深红色、浅红色、金黄色的霞光毫无保留地洒在这片土地上,慢慢唤醒摇篮里的晓霞山,而笔架峰的高度又足以以一个母亲的姿态,将霞光下的村落、山脉、河流、田野纳入视线,这会是怎样的一幅美丽图卷。

杭育声里菱角村
金秋的田野满是收获的颜色,新交的水泥路静静地衬在其间,弯弯的穗子不时被风吹来一阵阵笑语,沟里的水泠泠作响,大自然已经是天然的乐队,但人们还需要一些自己的声音,这个乡村才显得活脱,山歌便是其中的一种。就在我们回来的前一天,我们听到了这里原汁原味的山歌,几位老人粗犷、朴素的声音,轻而易举地把我们唱回了几十年前、几百年前的小乡村,那时候插秧、收割都还没有机器,全部收入都在两只手上,人们弓着腰插了太久的秧,缓缓直起身子舒缓一下筋骨,或者铺满穗子的田野里人们抬起头换一口长气,不论是播种希望还是丰收成果,吆喝几声都是极好的,慢慢的,田间地头便有了音乐,人们不再寂寞,喜悦便也不再独享,凭着这几句简单的山歌,整个山村活络起来,我想那时候没在田里干活的家人听到这山歌时,一定会停下手里的活儿,听上几句,然后喜笑盈盈地走开去忙活自己的事,或者还要哼上几句,如若碰上典型的湘妹子,可能还会充满爱怜地叫一句:“你力发涨啊!热的要死,还快活啊。”
古老的赞狮子也是别具一格的,或双人、或单人,或捕鱼、或梳妆,玲珑的狮子,简单的锣鼓和二胡,加上老人们古朴的赞词,就这么把人们美好的祝愿融进了这拙朴的表演中,着古老的形式,艺术上还比较粗糙,不如电视上的精致,但它所包含的原始而古老的韵味却是久长绵绵而亲切近人的,这些表演作为外村特别是外乡人只能看热闹了,而土生土长的本村人却个个都是行家,狮子活灵活现地舞着,赞狮子的人则出口成章地祝福着,小村庄里飘着淡淡的炊烟,把喜悦和幸福携着,飘过稻田,飘进人们的心中去了。
乡村的暮色永远是那么地好看,太阳渐渐地由白变红,灼热的光也渐渐变作温和的光,虫也停止了喧闹,只有脉脉的流水保持着常态,固执地留着,农户家的灯次第亮了起来,劳作了一天之后,一家人集在一起,说不说话并没有多大关系,搬凳子、舀水、劈柴的声音也就是他们的语言,心灵的默契已经不需要太多显露的表达,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亲切,这幸福有点像空气,自然到时时存在,又不能轻易感知。夜幕渐渐沉下来,笼盖了这小小的乡村,明天依旧会有晨曦,太阳依旧会回来,但这古老的声音不知道还会不会依旧从梦中苏醒过来。
最忆山里农家情
五天的专业见习,全班分住在几户农家里,我们几个住在一户姓武的叔叔家,刚到的那天武叔叔去邻居家喝喜酒去了,阿姨把我们领回了家,我是农村长大,对乡间的生活自然不陌生,但这一次是和这么多的同龄人一起下乡,而且是在外省的乡下,免不了对此地的山水、作物有所好奇。我们七嘴八舌地尽情议论着,阿姨只是笑,好几次笑得很大声,我们客居的心理便很快被融化了,再看看阿姨,越发觉得她亲切了。
一到阿姨家,我们就发现满满的一桌菜散发着农家特有的香味儿,这里方言很重,席间阿姨只是一个劲儿地笑着叫我们吃,她不大能听懂我们的话,我们也很想说点什么,可也不知道如何表达。桌上有一碗从来不曾见到的菜,我就问阿姨那是什么,阿姨笑着说:“嗯,多吃一点,合不合胃口?”忘记后来是谁把这句话翻译清楚的了,只是吃花做的汤,我还是第一次。吃过午饭,阿姨就带着我们去看这种花了,她说这是“木菊花”,吃了对眼睛好,她把我们带到了武叔叔喝喜酒的地方去看新娘,新人的双亲见有人来,特地放了两串鞭炮,捧出点心给我们吃,他俩乐呵呵的脸上写着两个字“满足”。
山里人家,不论是哪里的山村,总也改不了淳朴的品性,仿佛这山山水水赐予的本性一旦养成便融在了生命里。我们在叔叔家的第三天,阿姨不知从哪里摘了一些桔子,用一个塑料篓子盛着叫我们吃,我剥了一个分给她一半,她慌忙把我的手推回来说:“我吃过了,你们吃。”又是一脸的笑容。这句话我在家里听过了无数遍,小时候家里有些什么新鲜的东西吃,大人们总会说这句话,但湘潭桔子树多,我便将这熟见的谎言信以为真了,当我问她是从哪里摘的时候,她这才说是集上买的。
阿姨的手很巧,做菜也很好吃,我们都想偷学一下,有个同学则跑去灶下坐着烤火,等我们在享受这阿姨做好的早餐时,阿姨却端了一个火盆来,她说我们穿得少,怕我们感冒。
尽管还惦记着这个相识不久的乡村,时间还是步履匆匆,五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但这里的回忆一定能长长地驻在我的脑际,我的心中。




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


    注册: 2007-5   发帖: 58  积分: 62   状态: offline   1   
1:  1 

主题管理:  删除  关闭/取消  移动  复制  置顶/取消  置为精华/取消  刷新统计  编辑主题


快速回复
标题:

内容:
选项: 使用我的个性签名 自动识别URL地址 使用XB代码 使用表情符号
(Ctrl+Enter快速发帖)



麓山枫论坛
Powered by SF v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