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山枫首页 | 注册 | 登录 | 找回密码 | 回收站 | 在线 | 用户 | 帮助 | 首页欢迎访问本论坛

麓山枫论坛 » 麓山枫论坛 » 校园文学 » 故乡行

本主题共有2张帖子, 被点击2375次 查看上一个主题  查看下一个主题  发表新主题  发布新投票  发表回复
故乡行

东皇太一



论坛新成员

来自:
发表于: 2006-06-30 21:23:47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peyuli@163.com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故乡行

<文学写作>考试
   
 自从13岁随父母迁至现在生活的城市已有好多年没有回故乡了.故乡在我的印象中快淡忘成一个空虚的概念.但有时一个人静静地呆着还是会不由自主想起故乡.故乡有我太多的童年回忆,让我抹也抹不掉。房子、木制手枪、《西游记连环画》、村前翠绿的竹林、门前的老枣树、天真活泼的伙伴……让我魂牵梦绕。一次次梦里回故乡,一次次醒来经受失落、孤寂、悲凉的折磨。

故乡在我的心中就像是一个信仰、一盏灯、一种精神寄存。所以尽管我早就变成了城里人,但我骨子里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含有泥土灵气的乡村孩子。城市只是我人生的一个中转站,我最终还是属于那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可能是我这种虔诚的故乡情结感动了上苍,终于让我有了一次回乡的机会。我兴奋地握不住筷子,睡不着觉。

那是已临近年关的一天。天空灰蒙蒙,刮着刺骨的寒风,太阳像害了久病的老人躲在挂着厚黑窗帘的屋子里却还冷得瑟瑟发抖,地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可这样的天气并不影响我回故乡的心情,我的心仿佛从胸腔里蹦出来拉着我飞向车站。

终于回到了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我既兴奋又惊。池塘、小河、垂柳依旧,过去那低矮的土墙、瓦房却仿佛从人间消失,代之以一幢幢漂亮的二层小楼房分布在山脚下、池塘边。然而更让人惊讶的是村前那片竹林也不见了,只留下些尖尖的叉削。啊?竹叶村没了竹林那还叫竹叶村吗?我顿时觉得心中有股凉意往上涌。

院子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快过年的气息。许多房子大门紧锁,窗户紧闭。我从这许多漂亮而又空寂的房子中一下就找到我家的老房子。然而一股苍凉之气迎面袭来,墙壁上白色的石灰被雨水冲刷成一道道黑色的水渍,像褪色的衣服一样。门上的油漆驳落得像生了癣一般。门上的对联也褪成暗黄色,窗棱上满是厚厚的灰尘,铁纱窗也锈得不成样子。

我拿出钥匙开门,幸好锁没坏,门一下就被打开了。一进屋子,一股浓浓的霉味扑鼻而来,我赶紧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流进来。房子光线很暗,桌子、凳子上满是灰尘。书桌上还保留着临走时的模样,上面杂乱无章地堆满了各式的书、笔、纸、玩具。我仿佛又听到父亲的呵斥。拿起那本被老鼠啃掉一半的《西游记连环画》,抖掉上面的灰尘、老鼠屎,一眼又瞥见舅舅给我做的木制手枪,它还完好地放在桌上,我想起小时候常拿着这“手枪”跟小伙伴玩警察抓小偷的情形,那似乎就在昨天。继而又想起我那群活泼可爱的伙伴来,他们如今都长大了吧!他们过得还好吗?现在在干嘛?
我拿出钥匙开门,幸好锁没坏,门一下就被打开了。一进屋子,一股浓浓的霉味扑鼻而来,我赶紧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流进来。房子光线很暗,桌子、凳子上满是灰尘。书桌上还保留着临走时的模样,上面杂乱无章地堆满了各式的书、笔、纸、玩具。我仿佛又听到父亲的呵斥。拿起那本被老鼠啃掉一半的《西游记连环画》,抖掉上面的灰尘、老鼠屎,一眼又瞥见舅舅给我做的木制手枪,它还完好地放在桌上,我想起小时候常拿着这“手枪”跟小伙伴玩警察抓小偷的情形,那似乎就在昨天。继而又想起我那群活泼可爱的伙伴来,他们如今都长大了吧!他们过得还好吗?现在在干嘛?

突然门外一阵喧哗还夹杂着小孩的哭泣声惊动了我,我关了门,偱声出来。只见院子里两小孩正在打架。一个小男孩被另一个比他高出半个头的男孩压在地上,地上满是糖果、饼干、鞋子。旁边几个女孩却在使劲地拍手加油。高个子男孩满面愤怒,眼睛、鼻子全扭在一起,一边打一边大骂脏话。被压在下面的那男孩则鬼哭神嚎似的,身子在地上不断挣扎,试图巅覆,衣服上满是泥土,特别是脸上,灰尘、眼泪、鼻涕汇集在一起,特恐怖。然而我并不认识这两个男孩,倒是隐约记得靠在墙上那个穿红衣服,两只眼睛像是得了重疾的女孩好像是罗英奶奶的孙女,于是我试探地叫了一声“广利”,那女孩听到有人叫她茫然地向我望了一眼。旁边的那几个女孩也注意到我这个陌生人,一个伶俐的女孩马上跑去拉架,压在地上的那个男孩趁机爬起来躲到一边抽噎。“为什么打架?”“他抢我糖吃!”那高个子男孩为他打人的理由向我申诉。我正待劝解,突然两声“你打!我叫你咯两呷东西打架!”传入耳中[待续]








    注册: 2006-6   发帖: 2  积分: 2   状态: offline   1   

东皇太一



论坛新成员

来自:
发表于: 2006-07-01 16:59:04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peyuli@163.com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Re: 故乡行

随着一个驼背的老太婆气喘吁吁地从屋里跑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扫帚,骂道:“我让你这两个东西打架,你打!你打!咳,咳……”说着,扫帚向两个人头上落去,顿时,院子里满是哭声,骂声。我赶紧拦住:“算了,算了,小孩子不懂事打打闹闹,别生气。”这才认出原来那老太婆就是罗英奶奶,她脸上的皱纹像老松树皮一样,背上像驮了一座山峰,压得她头快够到地上,简直比猪八戒背媳妇还辛苦,她比以前老多了,我都快认不出了。她盯了我半天:“哦!你是良生的儿子?读书人!你嘛回来哒?”说着拉着我左看右看,脸上满是笑容,额头上的皱纹舒展开。那两个小东西也不哭不骂了,罗英奶奶瞪着他们训道:“快捡起来!糖,不然别吃饭!”又拉过那小个子男孩:“你看看你哪还像个人样”说着替他揩了鼻涕,擦干眼泪,穿上鞋子,拍掉衣服上的泥土。我问:“这是您外孙么?”“不是,是孙子,大的是燕生的儿子,小的是科生的儿子,他们父母都到广东打工去了,把六个鬼东西留在家里让我这老婆子带,这几个东西又不听话,成天打架、生事。”后来我才知道,罗英奶奶是村里儿孙最多的,常言道:儿孙满堂是老人最大的福气。可罗英奶奶似乎并没有因儿孙多而享福,相反,为他们操碎了心受尽了苦,她的两个儿媳头两胎都是生的女儿,于是就躲到外面去生第三胎,恰好又都生下儿子,生了儿子后又都把儿女放在家里,让罗英奶奶、梁爷爷管教,自己和丈夫到外面打工去了。
  
  我问罗英奶奶:“广利的眼睛怎么了,好象很严重,怎么不去看医生?”她叹了口气:“也不晓得怎么的,他爷爷带她到医院看过几次也不见好,怕会瞎了,唉,造孽呀!打电话给她父母,女儿生这么重的病也不肯回来一趟,总要我们管,我们怎么管?”越说越激动,我看她难过,愤怒的样子不好受,就换了个话题."快过年了,怎么村子里还只是些老人、孩子,冷冷清清,其他人呢?”“都在外面打工,过几天人就多了。”我又向她打听我的那些伙伴。“林华,燕利初中毕业就到广东打工去了,长顺看到别人出去,心里也痒痒地,初中没毕业也跟着出去了,你这次回来在家过年吗?过几天他们就都回来了,到时你们就可以见面了。”我说;“不了,我这次回来是有点事,明天就得赶回去。”心中一股酸意,悲凉之感像波涛一样往上涌,耳朵翁翁作响,我像生了重病,几欲昏倒。

  我家门前那两棵老枣树也死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向罗英奶奶、梁爷爷告别。坐在火车上,望着窗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真后悔这次回来。梦碎了,以后作梦还会回故乡吗?望着窗外大片农田被无数田间小道划成巴掌大的一小块,田间一垛垛稻草、一块块油菜花,几块久似无人耕种的稻田杂草众生点缀其间。我的眼睛的模糊了。

  随着汽车的隆隆声,我离故乡越来越远.






    注册: 2006-6   发帖: 2  积分: 2   状态: offline   2   
1:  1 

主题管理:  删除  关闭/取消  移动  复制  置顶/取消  置为精华/取消  刷新统计  编辑主题


快速回复
标题:

内容:
选项: 使用我的个性签名 自动识别URL地址 使用XB代码 使用表情符号
(Ctrl+Enter快速发帖)



麓山枫论坛
Powered by SF v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