麓山枫首页 | 注册 | 登录 | 找回密码 | 回收站 | 在线 | 用户 | 帮助 | 首页欢迎访问本论坛

麓山枫论坛 » 麓山枫论坛 » 成长故事 » 花 凋 (成长故事作业)

本主题共有3张帖子, 被点击2999次 查看上一个主题  查看下一个主题  发表新主题  发布新投票  发表回复
花 凋 (成长故事作业)

舒婷婉彤



论坛新成员

来自:
发表于: 2007-05-16 10:28:15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wangyanfei0615@126.com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花 凋 (成长故事作业)


花 凋

——舒婷婉彤

脚下的路,是由无数大小不一的石子铺成的河套,但凡生于北方或是去过北方的人都知道,之所以称之为河套是因为只有在夏季丰水时,才有河流经过于此。河套的一面是庄稼地,另一面是一片森林,茂密的杨树经过河水的滋润,早已长成参天大树。
俗话说的好“靠山得山,依水吃水”,这里虽说不上是平原,土丘却也有几个,但总也谈 不上算做山;水——只有在夏季,山上的泥水、水库中溢出的雨水夹杂着两岸被冲毁的树木、庄稼形成一股急流的洪水从河套湍急地流过。幸好造就了这一片茂密的森林,使这里的人们在炎热的夏季免受了酷暑的煎熬。
漫步在林中,伴着迎面吹来的微风,大人们蹲坐在树阴下,打着纸牌,织着毛衣,顺便放着自家养的几只鸭子;孩子们则互相追逐打闹,捉着迷藏,好热闹的场面……这里仿佛成了人间的天堂。
但谁都不再注意那棵高约数百尺的杨树底下的那个长方形高于地面一指高的土层,从近处看,好似一个长方形的土丘。从远处看,像是一处供人们休息的石凳,但终究还没有人坐上过。因为透给土层,隔着一层薄薄的木制棺材,躺着年龄永远定格在十七周岁,一个稀有的美丽的女孩子,平凡而又短暂的一生……
她就是芳,爱音乐,爱父母,偶尔还爱在人家不知道的情况下“拿”别人的东西,但她却也热情,大方,又乐于助人,人们自然也就原谅了她的一点过失。然而,她的死是大家同声惋惜的。
十七年前,芳出生在一个盼子心切的家庭,她的到来,使得四婶不得不下一次经受分娩之苦,结果却让他们如愿以偿。但芳却是生不逢时,又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女儿,天生被大的欺负,下面又有个弟弟,占去了爹娘的疼爱,因此在家里不免受委屈。
孩子多,负担重,况且芳又是个懂事的孩子,小学五年级没念完就挥着眼泪告别了学校,从此便承担了家中的脏活,累活。但不论她怎么乖巧,怎么听话,始终是爹娘的眼中钉, 肉中刺,不是嫌她吃的多,就是贪玩……
每天的不同时刻从她家经过的人,总会听到四婶那‘扯高气昂’的下达任务,人们都惊叹于她那永远洪亮的大嗓门,和一连串一口气说下来的语句,那坚定的语句永远都有一种命令的成分,使人听了不得违抗——
当东方刚露出鱼肚白的时候,一句“小芳头给我起床冲鸡蛋水打水点火做饭”成了左邻右舍的闹钟,永远都那么准。
当太阳挂在正中天的时候,“小芳头猪喂了么?全家几张嘴都指着她呢,你倒好,吃粮不管酸啊,养你个白吃饱……”
夕阳西下时,全村人都能领教到四婶那‘女高音’——“小芳头,给我死家来,烧火做饭……”
日子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过去了……
以前,但凡见过她的人,没有一个说她美的,假如有人,那纯粹是瞎扯,全然不是那回事……
芳以前有着一头浓密的长发,但没有人知道她还有着一头令她骄傲的长发,因为她的头发每每都是绾在脑后,看上去就是家庭主妇一个,但身体上的脸庞偏于瘦削:清炯炯的大眼睛,长睫毛,本来算做很完美,但偏偏是单眼皮,肉眼泡,满脸的‘颤抖的灵魂’,但充满了深邃洋溢的热情与智慧,身材还算丰美,但她实际上并不聪明,毫无出众之点,况且学识又低,整天和柴米油盐酱醋打着交道……假如硬要把美套给她,恐怕只有形容她的内心了。在加上她在修饰上面很少有发展的余地,穿的都是别人不要的或是姐姐们穿剩下来的,于是,芳终年穿着蓝布长衫,夏天浅蓝,冬天 深蓝。
这一年的春天,雨似乎很少,春种时没下过一滴雨,可愁坏了靠天吃饭的村里人,每家都是人多地薄,于是为了生计,人们纷纷进城务工。
芳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踏上了 外出打工的 道路。
这一年的夏天雨水离奇的多,仿佛要补过春天要下的春雨,外务工人员也纷纷赶回家,“这年头,工头黑着呢,不干活哪有钱,每天不赚一分钱,还得要吃饭的啊,更何况不知道这场雨还要下多久……”回来的人们不无感慨的说。
她这次一出去,算是见的大世面的人了,整个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漂亮了许多,因此回家没几天,便有媒人上门来提亲,四叔夫妇当然美不自收——谁都不愿意和人民币成为仇家吧!但话有说回来了,彩礼总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但芳心里却并不忙着找对象,因为她理想的家庭首先必是互相爱慕。

然而,四婶的话却也有几分道理,“现在的事,你不给她介绍个朋友,她反到来个自我介绍。碰上个好人吧,她自己找的,不领你的情。碰上个坏人吧,你再反对,已经晚了,以后大家总是亲戚,徒然伤了感情……”但会说不如会听的,谁都知道她心里望见的只有彩礼……
终于,一个姓张的给介绍了一个山沟沟的小伙子,她听着那个地名总也感觉不舒服。但四叔四婶还是答应人家见上一面。
端午节的前夜下了整整一夜的雨,早晨的气氛异常沉闷,四叔还是先开了腔,“芳头,吃完饭,要去看看人家,好歹也是你张大爷介绍过来的,不看僧面还的看看佛面吧啊……”
“够了,我说过多少遍了,你就这么急着把我嫁出去么,也不打听一下人家的底细,还不是看中了人家的钱啊……”芳眼中禽满了泪水,手还在梳理着她那头浓密的秀发,身子却气的颤颤发抖。
“啪”的一声四婶将手中的筷子狠狠地摔到饭桌上,站起身,双手叉腰,眼色气的发紫,“你个没良心的,吃里爬外的家伙,吃我的,穿我的,我供你,养你这么大,我还没跟你算过钱,你反倒跟我算起来了啊!你翅膀硬了吧,还是出去这几个月,在外面遇到了野汉子了,把你的魂都沟去了吧……”
芳再也做不住了,“……野汉子……野汉子……”在她的脑海中不停的打着转,转的她头昏脑胀,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面颊流下,流到嘴里,好咸啊!她的心像被刀子刺过一般痛,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什么都没做,就算做了。也不应该是自己的母亲,亲生母亲,以这样的语气说出来,她解开了自己刚刚梳理好的头发,大把大把地用力地抓着,似乎那不是自己的头发似的。
四叔忙着扶四婶坐下,只听又一声‘啪’,原来四婶重重地抽了四叔一巴掌,哭声伴着巴掌声一并响起,“看,你调教出来的好女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从嫁到你们家没享一天福,先是老的欺负,后来终于熬出头了,还得受的儿女气,这造的是拿辈子蘖啊……”
大家都不在说什么了,任凭她一个人在那里胡闹。只是后来左邻右舍闻着哭声都相继赶来,不一会儿,闹闹哄哄一屋子人,大家七嘴八舌的劝着四婶……
芳还是做在那里,用力的梳理自己的头发,想想几个姐姐们的终身大事不都也是由着她一手操办的,此刻,她真的明白了——胳膊再硬也拧不过大腿。
许久,她站起身来,愤愤地放下木梳,“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去还不行么!!”说完迅速地换了一件外套,推开门,冲了出去。
大街上早已人来人往,北方的五月,微微有些冷意,风吹着芳那头乌黑的长发,谁都说不出来她比以前美了多少倍,肤色在半新的外套的映衬下显得白了许多许多,身体也比以前更加丰美了,然而,最出人意料之外的是,她的肉眼泡居然不见了,脸色比以前也红润多了……看到了她,人们都更加坚信了——丑小鸭真的可以变成天鹅的。
但她无心孤芳自赏,更无心顾及别人对她的赞美,自顾自地低头向前走着,她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走多远,只是感到脚下的路很长,很长……
“芳儿,你要见的人给你带来了……”不知何时,张大爷出现在她面前,身后好象还站着一个人,但她却真的没心情看,只是抬起头,向着张大爷象征性的一笑。
“李猛,我把人交给你了。你们聊哦 ,记得中午到大爷家,大爷管饭啊!”说完,便知趣地走开了。
两个年轻人走在一起,一路无语。
不知道走了多久,最后他们唯一的一句话竟是再见,芳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他只顾嘿嘿地傻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部各个器官形成了“紧急集合”似的,两颗暴牙毫不夸张的冲出嘴唇的束缚,两只手在下面不停的来回撮着,嘿嘿地说了一声:“再见”
回到家中,她变的异常寡言少语,因为她知道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也是徒劳,索性还是不说的罢,于是,两家便商定将婚期定在秋天。
此后几天,大概是因为着了雨后风的凉,可能是芳对未来生活的担忧,总之,她病了,病病歪歪十几天,当然其中也得听四婶的数落,漫骂。
7月17日是她的生日,本想全家会给她过个象样的生日,她痴心地想着四婶会想对待她弟弟那样,送她一件礼物,但是结果却也只是她的想象罢了。四婶根本就没记得她的生日!
但她还是为自己买了一套衣服,上衣,裤子,鞋子刚好每样都是十七块,四婶看到这‘来历不明’的衣服,脸色顿时变了,但不是因为自己花的钱,终究没说什么。
或许是因为心血来潮,或许是‘思母心切’,四婶决定带着儿子去回娘家小住几日!但邻居们都劝她,还是过些时日吧,谁都看见她家的母猪要生小猪了,但她深信,芳会把家打理好的!
芳也果然‘不负母望’,还真的把家料理的井井有条,每天她除了已往要做的那些外,还要时不时地看护着家中的母猪。农村人都知道,猪肉贵,自然小猪也就卖个好价钱。对此,她更是不敢有半点懈怠。
晚上,她早早的做好了饭,此外,还为自己煮了十七个鸡蛋,因为第二天将是她十七岁的生日,也算做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了。芳也说不清为什么,望着镜子中的自己,脸总有些发红,索性将新买的衣服也一并穿上,后来她对着镜子竟然满意地笑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微风吹着房屋后的树叶,发出沙沙地响声,空中布满了眨着眼的星星,多么祥和的一切,但谁又知道那天晚上对她而言,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当第二天的太阳有一次从东方升起来的时候,人们在猪圈旁边发现了她,她永远闭上了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身后,十七个小猪在吸着母猪的乳汁,母猪则安静地躺在那里,发出‘哼哼’的叫声,仿佛向人们诉说着自己以成为了母亲的骄傲!
但看到地上直挺挺地她,在场的人们无不泪如雨下。她左手拿着通电的电线,右手拿着无绝缘皮的钳子,钳子在接触电线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电流涌进她的身躯,地上所留下的痕迹很明显的表明了她当时也曾做过怎样的挣扎,然而,最终却也命归黄泉!
可怜的人儿,脚跟被通过身体中的电流烧的焦糊,身子发挺,嘴角还有明显的殷殷血迹,右手中的钳子和手指永远地粘在了一起,长长的头发此刻也显得凌乱不堪……
人们再也看不下去了,找了一块白布,盖住了她的尸体,放在了院子当中,屋子里的锅台上,十七个白净净的鸡蛋都被剥了皮,整齐地放在一个盆中,很显然,她连一个都没来得及吃……
天空中的乌云遮住了太阳,有明到暗,有白到黑,最后,竟然纷纷扬扬的下起了小雨,仿佛为痛失了一个年轻的生命而感到痛惜!
中午,去接四婶的车停在了门口,一声声痛哭后车门被打开了。四婶在众人的搀扶下了车,跌跌撞撞地奔向灵棚,眼睛还不忘偷偷地往猪圈的方向瞟一眼,继而号啕大哭:
“……我那小芳头啊,我的老闺女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你不管妈了……你叫你妈我怎么活啊……你好狠心啊……你就这么走了……以后谁还给我冲鸡蛋水啊……”
不知道哭了多久,可哭还归哭,正事还得办不是,总不能就这么放呢吧!
首先,通知了四叔。“找个地方埋了吧,反正人已经不在了,即使我回去看了,还得要抬出去不是,还是不回去了,这事就麻烦大家伙了。”四叔在电话里淡淡地说。
邻居们都也还好心,为了给她家省点钱,从房后找了一棵还算的上粗大的杨树,给放掉了。送到棺材铺,按照她的身高定制了一具棺材。大家看了质地,却免不了怀疑棺材铺偷工简料,据说,那棺材底好薄,仿佛把她放进去就会漏下去一样,但最终还是硬把她塞进去了。
按照家乡的习俗,女儿始终不是自家人,所以根本不让埋进祖坟,她又没过门,当然也不能埋到婆家祖坟中去吧。所以,只能选个安静的地方偷偷地埋了,当然就不要立碑了,免得被别人发现……或许树林是最好的去处……
之后,人们的日子依旧过着,四婶家也不例外。人们都说四婶铁石心肠。其实不然,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自己的小女儿——每当拿起笤绌,拎起猪粮食……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芳,尤其不敢看或听说谁家的女儿要定亲,结婚之类的事,谁也不在她身边提起,“……她把两万块的存折埋到了地下去了,永远都不可能取出来了……”人们在背后纷纷议论着。
多少年过去了,森林中的树木一天比一天枝高叶茂,人们依旧在林中乘凉。然而,谁都不在留意有一个稀有的美丽的女孩子,在尘世中还度过了一段平凡而又短暂的一生。偶尔会有人提到她,大家对此也不过露出惋惜的神情,但不出五秒钟,心情依旧恢复着往日的——宁静……









    注册: 2007-5   发帖: 1  积分: 1   状态: offline   1   

我要抱抱



白银战士

来自: 千重山外
发表于: 2007-05-24 11:24:07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lrftyba_301@163.com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Re:花 凋 (成长故事作业)

辛苦楼主



There is a place in the world where you belong.


    注册: 2006-4   发帖: 110  积分: 119   状态: offline   2   

籽籽



论坛新成员

来自:
发表于: 2007-05-27 12:00:51    查看用户档案   email:Nancyzz.1987.2007@163.com     短消息        以树型方式查看   刷新   加入到私人收藏   修改帖子   删除   引用回复   发表回复

Re:花 凋 (成长故事作业)

写得好有文学气息啊!!!学习学习!







    注册: 2007-5   发帖: 2  积分: 2   状态: offline   3   
1:  1 

主题管理:  删除  关闭/取消  移动  复制  置顶/取消  置为精华/取消  刷新统计  编辑主题


快速回复
标题:

内容:
选项: 使用我的个性签名 自动识别URL地址 使用XB代码 使用表情符号
(Ctrl+Enter快速发帖)



麓山枫论坛
Powered by SF v2.0